• 当前位置:首页 >儒墨丹青 >传承研究

    甲骨文书法创作要改变“无法”状态

    2018-09-14 09:20:00  作者:陆 健  来源:中国文化报

      甲骨文虽是中国现存的最早的成体系的文字,但它被王懿荣、王襄从湮灭不闻中发现,迄今刚刚111年,至今被多数专家认可的甲骨文字仅约1600字,甲骨文书法作为书法艺术的一支,创作队伍一直局限在“小众”的范围内,以我较狭窄的视域,篆、隶、楷、行、草书创作队伍加起来,当今中国有百万之众,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万余人,而以攻甲骨文为主的书家,不过区区数百人。原因主要有:甲骨文字与现代汉语文字区别甚大,学习起来近似学习一门外语;甲骨文可辨识、使用的字数很少,对联、组句、成文有很大困难,大大制约了其可书写性;甲骨文字在今天以笔代刀的现当代书家手中,绝大多数人习惯于沿袭王襄、罗振玉、董作宾诸前贤“笔画线条粗细均匀”的用笔方法,有“画地为牢”之嫌。我想主要就这几个问题简要说说自己的看法。
    德不孤,必有邻  陆 健
      甲骨文字是中国古人智慧早熟的天才体现,3000年前拥有成体系的相对成熟的文字,是每一个华夏子孙的骄傲。我们无法指望所有的甲骨文字最终都能被识别出来,只会逐渐识别得多一些,这是天意。即便如此,能够识得这1600字也不容易,因为甲骨文一字多形、异字同形,字之部首偏旁倒直互换、正反共存的现象不在少数,有的字竟有十数种写法,所以学甲骨文不一定比学一门外语简单呢。
      甲骨文可辨识、使用的字数少,对联、组句、成文困难,已成创作瓶颈,以致书展中有人组得新词,便会招致诸多甲骨文书家竞相“拿来”。我认为我们甲骨文书法界真的好没面子。广博知识,群书遍览,勾古搜今,不要“新诗未赋已成愁”,我自己的体会,1600多个甲骨文字表达范围远远超出我们的今日所见。提个苛刻的建议:甲骨文书展,必要新词,非此不得入选。我们的文字内容就丰富了,我们就不得不下功夫了。否则就太对不起我们勤劳智慧的祖先了。“笔画线条粗细均匀”的用笔方法并非为错,但是否也可尝试其他笔法?其实一些朋友已经尝试了,《甲骨文书法艺术大观》中收录了300余幅,面貌多样,虽则就书家个人讲是否已成书写法则、风格尚难断言。前有贴近刀法与笔墨情趣之观点的差异,我的观点是刀法笔法的有机融合,笔法为主,为显;刀法为辅,为隐。它的学理依据是什么?龟甲、牛骨的面积较小,不可能写大字。现代书法的尺幅一般远较龟甲牛骨为大,甲骨文书法作品不可能有违当代人从1000多年沿袭下来的欣赏习惯、审美趣味,尤其是书法已经从实用功能撤出,进入“纯审美”范畴,成为厅堂文化的当今。
      甲骨文字当初的主要功能是记录占卜结果的,得到结果之后绝大多数被归档、保存、束之高阁,它与今人创作书法的需要与交流方式距离颇大,和今人用电脑写作、交流,书法作品形成“纯艺术”的状况同属一个问题。既然今天的甲骨文书家用笔作为工具进行书写,笔意尽出、尽显怕也难免。我们都清楚生产工具的不同是可以划分大的历史时期的,史学如此,书学也如此。但既然是甲骨文书法,仅有文字属于甲骨契刻时期,无视古人运用当时工具的艺术创造及其视觉效果,恐怕说不过去。比如用隶楷行草比葫芦画瓢,那么画出来的就不是瓢了,是什么就只有书家知道或者连书家自己都不知道了。不尊重读者的接受心理,贻笑大方。它总要有些甲骨文独特的“技术效果”传达给读者。古人以刀为笔契而为文的“笔感”、“笔调”、气息、韵致,甚至“行笔”速度等与今人颇有异趣,然并非无法借鉴、摹追。总之,今之貌像含古人基因,独特风神,应是我们所求的目标。
      我认为目前甲骨文书法创作的最大问题是从整体而言处于“无法”状态。从个人角度讲,易陷于盲目。对群体而言,无序不是理性行为。“法”,法度,规制,标准。包括理念、理论、方法、技术指标。我们不能遇到困难就强调“理论总是滞后的”,它是从大量的艺术实践中总结出来的,就像“书法”这一概念也比我们今天认定的书法作品晚出现了若干年。理论先行有其可能,有其条件。我们对包括其他艺术门类在内的艺术史已经有了一定了解、理解,现代人的理性能力更强,方法、手段更多样。况且对书法史、书法艺术一些规律性的东西有了某种把握,关于甲骨文书法之法度的建设、建立、设立并非什么开天辟地的事情,它仍然是书法艺术规律大框架下的理论探讨。这种讨论最忌泛泛,一定应该涉及具体的技术层面。当然,相关探讨应有例证,有典范——在创作实践中取得大家公认的成就者。我特别注意到刘江先生、刘颜涛先生和已故的刘顺先生的作品。虽然他们的艺术创作还有自我完型——或曰完善——达到一种审美饱和——高标立异方面的不足,起码为我们研究有关问题提供了现实可能性。这种甲骨文书法的“法”的确立,并非匆匆忙忙把大家囿于某种狭窄的渠道、藩篱,限制大家的探索、尝试,而是相反,扩大视野,积极进取,确立目标,诸法并立,开拓前行,为繁荣我国的甲骨文书法作出努力和奉献。
      还要说说我自己的想法——对个人的要求:往后追商代祖先的神采、精髓。不追不行,荡涤自身已经被濡染的浮躁时俗之气,古有天然、稚拙、不可夺之幽美。往前看,时代读者对审美的需求,对洗干净自己、来往天地间、喜爱特立独行、新鲜惊奇的需求。甲骨文书法,应有来自悠远的时空、来自自然的精神,独立于我们,又强烈地吸引我们意欲投身其中。我们能够说出它的一些部分,因为它大于我们所以说出了我们未知的更多,这是连它的写作者也无法更多说出的。具体的一幅作品,一定是自足的,安静的,可以对话的,又蕴藏独属于它的神奇。对数千年前产生并组织起、照耀着先民们的甲骨文,我充满敬意,我学习创作甲骨文书法,建立自己的标准,寻求自己的技法,感受它并向今天的人们传达它的魅力。
     (作者系:中国传媒大学文艺系教授、书法家)
    责任编辑:张晓芮
    广西快乐10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