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會員之家

TEL 0551-63542827

聯系我們 CONTACT US

  • E-mail:[email protected]
  • 傳真:0551-63542897
  •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政務區祁門路1688號興泰金融廣場18層
會員發布 Membership released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 > 國內時政更多新聞 > 正文
中經搜索

透視九大新常態 謀劃明年新發展

2014年12月22日 15:37   來源:中國青年報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對經濟新常態的判斷,不僅是對習近平總書記今年以來關于新常態一系列講話的系統總結,也為下一階段中國經濟發展的趨向作了精確定位。 

  日前結束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在分析當前國內外經濟形勢的基礎上,從消費需求、投資需求、出口和國際收支、生產能力和產業組織方式、生產要素、市場競爭、資源環境約束、經濟風險積累和化解、資源配置模式和宏觀調控方式九個方面,全面闡述了中國經濟發展的新常態。

  中國經濟新常態的直接表象,是經濟增速開始從高速增長向中高速增長過渡。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經濟長期保持著高速增長的態勢,但在2010年中國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后,經濟增速則從兩位數降至個位數,還從過去8%的經濟增速“鐵律”降至當前的7.5%左右。經濟增速的明顯下滑,不排除有世界經濟形勢自金融危機延續的影響,但更重要的內在原因是經濟規律作用使然的結果。至此,我們必須對長期以來支撐中國經濟高速增長的要素投入結構和產業結構等進行實質性的重大調整。否則,未來的經濟發展,還是難以擺脫粗放型增長的路徑依賴。

  這次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對經濟新常態的判斷,不僅是對習近平總書記今年以來關于新常態一系列講話的系統總結,也為下一階段中國經濟發展的趨向作了精確定位。歸納起來,新常態下要實現經濟持續健康發展,需要在以下四個方面重點推進。

  全力加快經濟發展方式的轉變 

  很長時間里,中國經濟發展的最典型特征是以規模速度為中心的粗放型經濟增長。這種經濟增長,在過去底子薄、基數低的條件下,依靠高投入,利用后發優勢,起到了在短時期內后進追趕先進的作用。但是,當經濟發展到一定階段時,如果不突破特定的技術水平、產業結構、制度環境等約束,經濟增速必然會逐漸放緩。另一方面,隨著中國經濟規模的快速膨脹,龐大的總量和基數,也難容忍將這樣的高速度保持下去。

  加快轉變經濟發展方式,事關中國經濟發展轉型的成敗。仔細梳理九大新常態,從中可以發現,它們最終都無一不指向中國經濟發展的增效提質,處處都體現出促進經濟發展方式轉變的意圖。更進一步而言,加快轉變經濟發展方式,統領了認識新常態、適應新常態和引領新常態的全過程;中國經濟的新舊常態之分,完全可以以是否實現了經濟發展方式的轉變為標志。為此,我們必須以創新為龍頭,通過產業升級、產品換代,逐步走上質量型、差異化為主的競爭之路,形成綠色低碳循環發展的新路,將加快轉變經濟發展方式落到實處,以經濟發展的全新面貌邁進新常態。

  著實推動經濟結構的調整 

  在這九大新常態中,有關消費需求、投資需求、出口和國際收支、生產能力和產業組織方式、生產要素的描述,都與調整經濟結構密切相關。它不僅有內需與外需的結構,也有投資與消費的結構,還有產業結構、地區結構、所有制結構,等等。假如加快轉變經濟發展方式是目標的話,那么,根據世情、國情的需要不斷調整經濟結構則是實現上述目標的途徑。而且,從長期看,只有合理的經濟結構才是保持經濟穩定增長的關鍵。

  調整經濟結構是一種動態演進過程中的結構優化,是從存量和增量兩個層面上的整體推進,而不是單純追求數量上的此消彼長。在這當中,一是應注意實現各種結構中各個組成部分的協同共進,不能強調某一方面而輕視甚至否定另一方面。比如,在內需與外需的關系上,擴大內需并不意味著外需不重要,而是對過去過分倚仗外需的修正,畢竟外需亦是促進經濟增長的主要因素之一,兩者同等重要才是內需與外需的辯證統一。二是應尊重市場經濟規律,避免“拔苗助長”。否則,就可能陷入畸形的經濟結構中,扭曲了資源配置。例如,前段時期不少地方以打造現代制造業為名,紛紛上馬光伏產業,造成產能嚴重過剩。因此,在調整經濟結構中,必須堅持市場經濟規律為本,政府引導為輔,這樣才能使經濟結構在調整中得到優化。

  不斷創新宏觀調控方式 

  九大新常態,不但直接觸及當前中國經濟發展中的矛盾與問題,在很大程度上也是未來中國經濟發展的路線圖。準確把握新常態,其目的是要通過適應新常態而引領新常態。在這一過程中,政府的宏觀調控自然不能缺位。綜觀這九大新常態,都能見到政府宏觀調控的身影。近來,新一屆政府對宏觀調控方式進行了多方嘗試,比如區間調控、定向調控、微刺激等,可以認為是對新常態下宏觀調控方式的積極探索。

  在“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和更好發揮政府作用”前提下,不斷豐富和創新宏觀調控方式,才有助于實現經濟的良性發展。由此,相對過去以需求管理為重點的宏觀調控方式,在新常態下,政府的宏觀調控應從需求管理向以供給管理為主、輔之需求管理的新的宏觀調控方式轉變,強調主動有為、底線管理、“微調”與“預調”相結合,區分經濟下行中的周期性因素與結構性因素,實現精準發力。一方面,針對周期性因素采取逆周期的需求刺激政策,實現穩增長,另一方面,對于結構性因素,加大供給管理的力度,通過定向財稅優惠、加快國企改革、有針對性的產業政策和區域政策等,以調結構來促增長,同時也有助于化解以高杠桿和泡沫化為主要特征的各類經濟風險。此外,面對復雜多變的經濟形勢,比如近期世界石油價格的不斷下跌及其后續影響,政府宏觀調控方式的有效性和前瞻性值得進一步重視。

  積極培育經濟發展的新動力 

  九大新常態的內容,不同程度地包含著經濟發展的新動力源,例如新興產業、服務業、小微企業作用更加凸顯,意味著產業結構的調整可以為經濟發展增添新的動力源。而且,近幾年中國經濟發展中出現的一些新跡象,像電子商務的迅猛發展,就預示著這些新的動力源已經或正在形成。這次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經濟發展動力正從傳統增長點轉向新的增長點”,體現了對新常態下經濟發展的準確判斷。

  對新動力的培育,主要是三個方面。第一,優化已有的動力,提高其動力作用效果。例如,實現傳統服務業向現代服務業的轉移,推動低端制造業向中高端制造業邁進,在舊的消費格局中不斷挖掘以民生為主題的新的消費熱點,等等。第二,審時度勢,適時推出新的經濟增長點。“一帶一路”、京津冀協同發展、新設天津、廣東及福建3個自貿區以及亞太地區的互聯互通等,都可成為經濟發展的新動力。第三,也是要特別提及的,培育新動力,創新是關鍵,它不僅包括技術創新、產業創新和管理創新,更包括了制度創新。緊緊圍繞著新的增長點,通過制度創新來釋放改革紅利,應是最重要的新動力。

            透視九大新常態 謀劃明年新發展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對經濟新常態的判斷,不僅是對習近平總書記今年以來關于新常態一系列講話的系統總結,也為下一階段中國經濟發展的趨向作了精確定位。 

 日前結束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在分析當前國內外經濟形勢的基礎上,從消費需求、投資需求、出口和國際收支、生產能力和產業組織方式、生產要素、市場競爭、資源環境約束、經濟風險積累和化解、資源配置模式和宏觀調控方式九個方面,全面闡述了中國經濟發展的新常態。

 中國經濟新常態的直接表象,是經濟增速開始從高速增長向中高速增長過渡。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經濟長期保持著高速增長的態勢,但在2010年中國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后,經濟增速則從兩位數降至個位數,還從過去8%的經濟增速“鐵律”降至當前的7.5%左右。經濟增速的明顯下滑,不排除有世界經濟形勢自金融危機延續的影響,但更重要的內在原因是經濟規律作用使然的結果。至此,我們必須對長期以來支撐中國經濟高速增長的要素投入結構和產業結構等進行實質性的重大調整。否則,未來的經濟發展,還是難以擺脫粗放型增長的路徑依賴。

 這次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對經濟新常態的判斷,不僅是對習近平總書記今年以來關于新常態一系列講話的系統總結,也為下一階段中國經濟發展的趨向作了精確定位。歸納起來,新常態下要實現經濟持續健康發展,需要在以下四個方面重點推進。

 全力加快經濟發展方式的轉變 

 很長時間里,中國經濟發展的最典型特征是以規模速度為中心的粗放型經濟增長。這種經濟增長,在過去底子薄、基數低的條件下,依靠高投入,利用后發優勢,起到了在短時期內后進追趕先進的作用。但是,當經濟發展到一定階段時,如果不突破特定的技術水平、產業結構、制度環境等約束,經濟增速必然會逐漸放緩。另一方面,隨著中國經濟規模的快速膨脹,龐大的總量和基數,也難容忍將這樣的高速度保持下去。

 加快轉變經濟發展方式,事關中國經濟發展轉型的成敗。仔細梳理九大新常態,從中可以發現,它們最終都無一不指向中國經濟發展的增效提質,處處都體現出促進經濟發展方式轉變的意圖。更進一步而言,加快轉變經濟發展方式,統領了認識新常態、適應新常態和引領新常態的全過程;中國經濟的新舊常態之分,完全可以以是否實現了經濟發展方式的轉變為標志。為此,我們必須以創新為龍頭,通過產業升級、產品換代,逐步走上質量型、差異化為主的競爭之路,形成綠色低碳循環發展的新路,將加快轉變經濟發展方式落到實處,以經濟發展的全新面貌邁進新常態。

 著實推動經濟結構的調整 

 在這九大新常態中,有關消費需求、投資需求、出口和國際收支、生產能力和產業組織方式、生產要素的描述,都與調整經濟結構密切相關。它不僅有內需與外需的結構,也有投資與消費的結構,還有產業結構、地區結構、所有制結構,等等。假如加快轉變經濟發展方式是目標的話,那么,根據世情、國情的需要不斷調整經濟結構則是實現上述目標的途徑。而且,從長期看,只有合理的經濟結構才是保持經濟穩定增長的關鍵。

 調整經濟結構是一種動態演進過程中的結構優化,是從存量和增量兩個層面上的整體推進,而不是單純追求數量上的此消彼長。在這當中,一是應注意實現各種結構中各個組成部分的協同共進,不能強調某一方面而輕視甚至否定另一方面。比如,在內需與外需的關系上,擴大內需并不意味著外需不重要,而是對過去過分倚仗外需的修正,畢竟外需亦是促進經濟增長的主要因素之一,兩者同等重要才是內需與外需的辯證統一。二是應尊重市場經濟規律,避免“拔苗助長”。否則,就可能陷入畸形的經濟結構中,扭曲了資源配置。例如,前段時期不少地方以打造現代制造業為名,紛紛上馬光伏產業,造成產能嚴重過剩。因此,在調整經濟結構中,必須堅持市場經濟規律為本,政府引導為輔,這樣才能使經濟結構在調整中得到優化。

 不斷創新宏觀調控方式 

 九大新常態,不但直接觸及當前中國經濟發展中的矛盾與問題,在很大程度上也是未來中國經濟發展的路線圖。準確把握新常態,其目的是要通過適應新常態而引領新常態。在這一過程中,政府的宏觀調控自然不能缺位。綜觀這九大新常態,都能見到政府宏觀調控的身影。近來,新一屆政府對宏觀調控方式進行了多方嘗試,比如區間調控、定向調控、微刺激等,可以認為是對新常態下宏觀調控方式的積極探索。

 在“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和更好發揮政府作用”前提下,不斷豐富和創新宏觀調控方式,才有助于實現經濟的良性發展。由此,相對過去以需求管理為重點的宏觀調控方式,在新常態下,政府的宏觀調控應從需求管理向以供給管理為主、輔之需求管理的新的宏觀調控方式轉變,強調主動有為、底線管理、“微調”與“預調”相結合,區分經濟下行中的周期性因素與結構性因素,實現精準發力。一方面,針對周期性因素采取逆周期的需求刺激政策,實現穩增長,另一方面,對于結構性因素,加大供給管理的力度,通過定向財稅優惠、加快國企改革、有針對性的產業政策和區域政策等,以調結構來促增長,同時也有助于化解以高杠桿和泡沫化為主要特征的各類經濟風險。此外,面對復雜多變的經濟形勢,比如近期世界石油價格的不斷下跌及其后續影響,政府宏觀調控方式的有效性和前瞻性值得進一步重視。

 積極培育經濟發展的新動力 

 九大新常態的內容,不同程度地包含著經濟發展的新動力源,例如新興產業、服務業、小微企業作用更加凸顯,意味著產業結構的調整可以為經濟發展增添新的動力源。而且,近幾年中國經濟發展中出現的一些新跡象,像電子商務的迅猛發展,就預示著這些新的動力源已經或正在形成。這次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經濟發展動力正從傳統增長點轉向新的增長點”,體現了對新常態下經濟發展的準確判斷。

 對新動力的培育,主要是三個方面。第一,優化已有的動力,提高其動力作用效果。例如,實現傳統服務業向現代服務業的轉移,推動低端制造業向中高端制造業邁進,在舊的消費格局中不斷挖掘以民生為主題的新的消費熱點,等等。第二,審時度勢,適時推出新的經濟增長點。“一帶一路”、京津冀協同發展、新設天津、廣東及福建3個自貿區以及亞太地區的互聯互通等,都可成為經濟發展的新動力。第三,也是要特別提及的,培育新動力,創新是關鍵,它不僅包括技術創新、產業創新和管理創新,更包括了制度創新。緊緊圍繞著新的增長點,通過制度創新來釋放改革紅利,應是最重要的新動力。(原載中國青年報

优乐江西麻将官网 5502653796228985965804496047239802381241710826196874691896963330637540949783571859355505379986170363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